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影评之五:哪吒与敖丙成长之路启示录


  影片最后,哪吒与敖丙先是生死搏斗,继而齐心协力,共同迎战天雷,也象征着人性善与恶的合体,爱与责任的合体,才是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有力武器。

  

  影片中哪吒与龙太子敖丙两人相得益彰,既是对手,又是好友,而且是彼此唯一的好朋友,这是有着深刻寓意的。事实上,二人前世因缘就是一个整体,所有经历正是重新找回完整个体的过程。

  二人遗传因子是明珠与魔丸,代表着极善与极恶,各自人世间出生后,分别成长在不同家庭,又相应具有了环境因素烙印,这些直接影响着成人后心理活动。

  哪吒遗传的是魔丸天性,敖丙遗传的是明珠天性,尚未出生基因好坏就先天决定了,这实在不是个体左右的,比如投胎这个技术活,投胎成为人与成为猪具有本质不同。

  美国学者Winship在1900年做了一项研究,比较两个同时代家族的不同命运,爱德华家族八代子孙600多人,出现众多的大学校长、教授、医生、军官、文学家、议员等,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家族。而珠克家族传下八代,其子孙后代中满是乞丐、流浪汉、酗酒致残或死亡、诈骗或盗窃罪、杀人犯,整个家族没有一个人有出息。只因为起点不同:爱德华一世是一位博学多才的神学家、哲学家、道德家,老珠克是远近闻名的无所事事的酒鬼和赌徒。

  哪吒与敖丙虽然先天基因差异巨大,可毕竟都成为了人,人的决定性基因前提下,比拼的则是早年时候的家庭教育与经历。

  哪吒桀骜不驯,魔丸天性,可是家庭出身好啊,父母是高官达人,师父是著名人士,接受溺爱式教育,虽然屡屡闯祸,可是自有家人贵人相助,总是可以逢凶化吉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  这种家庭教育环境当然不利于哪吒个体成长,因为凡事都是自我为中心,很难看到社会需要,但是人身自由严格限制让他明白,为非作歹不被许可,被监禁看管就是最大惩罚,虽然不满也是有所领悟,也即是说家庭教育没有使得哪吒成绩优秀,至少没有完全放纵得糟糕不堪。

  这对于李靖夫妻来说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,不能让孩子成功,起码没让孩子更悲惨。这给我们普通人的启示最大:我们没有能力把孩子培养成为人才,可是必须避免让孩子变得凄惨不堪。

  换句话说,可以认为孩子的优秀与成功无关乎父母教育,更多是个人天赋与努力的结果,但是孩子的失败与败坏则几乎完全是父母的责任。

  “子不教、父之过”,含义是家庭教育避免最差就是成功。

  再看敖丙接受的家庭教育,较为典型的严苛命令式教育,龙王家族的重托,师父申公豹的期盼,敖丙小小年纪就已经赋予了拯救者角色,重压之下也就没有了童年的快乐与享受,过早负担着家庭与家族的期盼,只有小心翼翼,压抑本性。

  这种严厉教育牺牲了一个孩子正常心理发展,埋下了成人后补偿享受不思进取的种子,但是好处却是容易在同龄人中较早显露成绩,敖丙就是如此,家庭教育只灌输责任,缺少关爱,还是可以学成一身本事。

  也正是如此,当哪吒与敖丙初次相逢,“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惺惺相惜,相见恨晚,成为彼此唯一好友。

  无论溺爱宽容的父母,还是苛责命令的家庭,都无法发展出亲密的亲子关系,这才是自认为付出全部的父母无法理解的,也正是最悲哀的事情,然而事实就是如此,“你是我唯一的朋友”正是心酸的表白与告白。

件的爱,还要看到父母负有的社会责任需要,表达出来规则与责任。因此二者结合就是权威式教育,有爱护,有要求,而最重要的,是要让孩子感受到这些,在感受爱的基础上有担责,而这要慢慢来,不能急。

  影片最后,哪吒与敖丙先是生死搏斗,继而齐心协力,共同迎战天雷,也象征着人性善与恶的合体,爱与责任的合体,才是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有力武器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