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风小说:不曾是你如花美眷,却想与君共度余年(一)


  

  不曾是你如花美眷,却想与君共度余年(一)

  

  【1】

  墨色天穹裂出一线光明,我浑身浴血,提着角刀自黑海秘境破关而出。

  关外的藏春山一如往时,阳光明媚,春花灿烂,漫山小妖嬉戏打闹,仿若隔世的仙境桃源。

  而我已无心去赏,只想提刀杀上三十六天,砍了那个卖我求荣的茶叶精DD清和仙君。

  【2】

  我名后晔,是曜遄钚〉淖逶薄曛一族,以龙为食,凶悍非常,因其战力卓绝,故又有祖兽的虚名。

  为什么说它是虚名呢,因为传至我这一代,曜逡丫败落到改食恶蛟,族人也只余我爹娘和一个虚无缥缈的哥哥,以及我。

  但好在战力尚存,曜逭郊У拿头响彻六界。可惜,也因此惹出了祸事。

恶蛟,取其腹下最嫩的软肉做了盘片蛟,屁颠颠地跑去献给母上。结果进门时不巧看见了西海龙王的幺子,他正哆嗦着向母上进谗言:“为求两族交好,孤……孤愿与曜骞笈后晔结……”

  还没等他说完,我就兴高采烈地冲了进去。当时我左手端一盘片蛟,特有蛟纹清晰可见,右手拎数串烤蛟头,个个死不瞑目皮酥肉香。那小少年扭头一看,立马就不哆嗦了DD他“嘎嘣”一下,直接晕了。

  【3】

  我才不管那些,仍径自向母上邀功:“母亲,这是古荒的蛟肉,您尝尝?”母亲颇为忧虑地看了我一眼,摇摇头没答话。

  我向来迟钝,也摸不准母亲这是什么意思,索性坐下来揪了个烤蛟头吃。万没想到这东西汁多肉嫩,我刚下嘴就直接爆了浆,汁液横飞,不幸溅了母亲一脸。

  母亲对此很冷静,先是取出手帕擦干净,再看了看底下昏过去的龙王幺子,然后平静地对我说:“晔儿啊,我看你这般闲,不若入凡世将族中试炼做了吧。”

  我族战力凶?停献孀谂潞蟠撩陨甭荆蜕枇烁鍪θ敕驳氖粤叮ńΓ匀松碓诜彩雷呱弦患鬃樱寤嵘目晒蟆?

  “吧”字还未落地,我就被母亲踹下了凡世,她还附赠我一个禁法咒。

  我后来时常想,一定是母亲踹我时太过匆忙,没选好方位,才让我碰上那个杀千刀的茶叶精。

  【4】

  我落地之处是一间热闹的茶寮,其间有片诡异的茶叶飞来飞去。堂上的说书人嘴皮翻飞,下面的茶客听得聚精会神,连茶都顾不上喝,自然也未能觉察那片四处飘扬的茶叶。

  那茶叶随着说书人的节奏起起伏伏,说至精彩处,惊堂木一拍,茶叶也跟着重重往下掉。

  不幸掉进了某个客人满水的杯子,溅出了些许水滴。这提醒了客人茶水的存在,他端杯作势欲喝。茶叶看着头上那张血盆大口,这才有些急了,挣扎起来,未果。眼看这片奇怪的茶叶就要被人吞吃入腹,我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凌凌的男音,带着七分惊惶三分恳求:“大妖救我!”

  可能是他声音悦耳,也可能是“大妖”二字让我心喜,总之在那一刻,我想救他。

  【5】

  鉴于身负禁法咒,不能动法,我只能十分简单粗暴地救他。比如直接将刀架上那位客人的脖子,大声道:“不许动,打劫!”

  效果显著,全茶寮都安静下来,只听得我刀下的人声音颤抖着问:“女……女侠,你想劫小老儿何物啊?”

  “哦,也没什么,就你手上那杯茶。”

  事后清和不止一次问我,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抢了走人,要用如此哗众取宠的方式。

  我每次都深沉地回答他,“不问自取是为贼,懂吗?”

  【6】

  祖宗规矩,凡世历练须亲身救九百九十九人,不许杀一人。

  我便在这长达一甲子的年岁里,东走西奔地救人,而清和的陪伴是个意外。自我在茶寮救了他狗命后,他就时时跟在我屁股后头转悠,更企图以说书式的叨叨叨拍各式马屁。我向来少朋友,便未加追问,由他去了。

  事情显露端倪是在一次救人后。我在救某个被恶霸强抢的民女时,横刀将恶霸从矮冬瓜拍成了矮地瓜,他在一旁摇扇子评论道:“女侠好刀法!这一横刀,真是气冲九霄似龙吟,巍然地动作虎跑,有令天地失色、日月无光之势啊!”

  我顺手将刀搁在他肩上,神情疲倦:“说人话。”

  面前的青衫书生默默收起扇子,耷拉着眼睛委委屈屈地望着我:“你拍得好。”

  <未完待续……>

达到当天最大量